• 行业动态INDUSTRY NEWS
  • 黄金协会CEO:世界需要更透明的黄金定价机制
  • 今年以来的全球黄金需求已经不再像去年一样强劲,黄金价格也处于熊市区间。与此同时,世界范围内对于黄金价格话语权的争夺愈加激烈,对于伦敦黄金定盘价制度的改革也在持续发酵。

  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近日专访了世界黄金协会(WGC)CEO施安霂(Aram Shishmanian),听取了他关于目前全球黄金需求、黄金价格走势以及未来黄金定价制度的改革的看法。

    第一财经日报:全球的黄金投资需求和实物需求都在下滑,WGC是否认为在中短期依然有黄金牛市?

    施安霂:今年的黄金需求看起来相对较弱,这是因为去年市场对黄金的需求太强了,异乎寻常的强,比较起来就显得今年比较弱。亚洲是在消化去年大量购买的黄金。比如中国,如果看五年的平均数,中国的平均增长率高于其他任何国家,可以用市场比较稳定这个词来形容。

    事实上,黄金价格一方面是受供需的影响,一方面是作为一种金融工具和其他金融工具互动;平鸬幕久娣浅:,未来这个情况会变得越来越明晰,也会增加大家对黄金市场的信心。我们对黄金的发展和价格还是抱有积极的态度,我坚信这一点。

    日报:你如何看待未来数年的中国黄金需求?

    施安霂:未来三年,中国的黄金需求将会增长25%,其背后的驱动因素有以下几个:第一,人们对黄金的渴望和爱好,第二是中国快速扩张的中产阶层,第三是中国的储蓄率高达50%,而西方世界的储蓄率甚至是负的。这些因素都驱动着中国黄金需求的增长。不光是中国,亚洲地区都是如此。此外,黄金供给将在今年达到峰值,未来几年的供给将会下降,至少不会增加。

    如果观察中国的黄金供给,我想应该是投资决定价格,价格又跟金饰的销售产生互动。如果价格持续稳定,或者是不断下降,人们的金饰购买需求将会增加,这将继续消化吸收黄金,也会进一步影响投资产品,投资也会上升;平鹜蹲手恍枰戳礁鍪,比如中国市场2006年对投资的需求还是零,而现在投资类的黄金需求已经占中国整体黄金需求的40%。

    此外,在西方世界,有两点非常重要的现实是需要注意的。一是在金融;,人们往往认为黄金储备是他们安全的天堂,特别是金融;氖焙,人们对美元丧失信心,也比较担心欧元,大家认为可以将黄金作为价值和财富的保证,让资产变得更加健康。二是人们将黄金看作一种金融工具。从这个领域来讲,黄金的表现要与其他金融工具产生互动。也就是说如果你把它当成金融工具,它的价格就不仅仅是作为商品供需来决定,而是由其他金融工具决定。

    日报:上;平鸾灰姿拾迨且匀嗣癖医薪灰椎,但现在国际主要黄金市场是以美元交易和结算。你认为结算货币的选择会不会对上;平鸾灰姿拾宓慕灰琢亢突钤径炔跋?

    施安霂:美国的资产确实是全球最大的,但未来的增长动力并不在美国,而是在中国和亚洲地区。未来的投资将更多地面向黄金,而不是面向美元。在这个趋势下,我们将看到更多的黄金交易以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进行结算,比如人民币,这将对黄金市场产生积极影响。

    人民币仍然不是其他国家法定储蓄货币,中国政府希望通过上;平鸾灰姿拾宓耐瞥,不仅将外国的东西引进来,更重要的是用人民币交易黄金;平鹨彩且恢只醣,只是人们没有意识到,它是一种基于资产的货币。上;平鸾灰姿拾宓慕⒖梢运凳侨嗣癖夜驶醭龅暮苤匾囊徊,国际板的推出将对黄金市场产生非;挠跋。

    现在的问题是人们好像总是用货币来评价黄金,比如一盎司黄金卖多少美元。我觉得正确的方法正好是相反的,一美元值多少黄金。

    日报:从现实的角度出发,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是集中在亚洲,尤其是香港和新加坡,WGC的会员机构比如黄金矿商更倾向于用人民币交易,还是用美元交易呢?

    施安霂:之前他们没有选择,只有美元,特别是ETF的交易;故悄蔷浠,现在需求还是很强大的,特别是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减持美元,投资储备的要求更加多元化。这就给多币种体系带来机会,包括人民币。

    日报:谈到黄金定价机制,伦敦的贵金属市场在国际范围内依然有很大影响力,目前伦敦的白银定价机制已经改变了,而黄金定价机制依然没有改变,依然是少数几家金融机构决定黄金价格。你觉得是否需要改进目前伦敦黄金定价机制,让更多的关联方参与到这个市?

    施安霂:谈到改革,我们认为是非常必要的。谈到黄金定价机制的改革,如果仅仅是基准定价的改革是不够的,我们需要整个机构变得更加透明;平鹗且恢质澜缁醣,维持大家对黄金的信任是黄金发展最重要的基本面。任何对于黄金的不信任或者是不确定性,它的影响都将是致命的。

    我们希望在未来的价格改革体系当中引进更加透明的交易报告,希望可以看到真实的交易,使这个过程更加透明。我们希望引入监管,监管机构至少有机会调查他们认为不合适的东西。我们不是强调它对所有人开放,因为它毕竟涉及到商业敏感信息,但至少对监管机构开放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自我监管状态,这样是不行的。

    在新的改革体制当中,一定要考虑旧有的利益攸关方的利益。这种改革不应该是由某个利益团体驱动的,比如银行。我们跟很多的利益攸关方都讨论过,包括采矿公司和珠宝商,他们都说伦敦的基准价格还是他们参考的重要因素。关于这方面,我们也正在着手准备一份研究报告,关于未来的改革机制究竟是什么样的。我们也与英国的监管机构在这些方面进行了探讨,也会写进这个报告。

    日报:谈到黄金交易和储备资产的价值,就新兴市场国家而言,黄金作为储备资产的趋势是怎样的?

    施安霂: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的外汇储备将会增加1万亿美元,而多数都是以美元为主。在这种情况下,发展中国家需要平衡外汇储备的风险。在这种情况下,虽然黄金不是所有问题的答案,但依然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。在过去15年,西方的央行出售了5000吨的黄金,差不多每年500吨。在未来的10年,亚洲将会购进5000吨黄金。同时,成熟的西方国家已经停止出售黄金了,他们自己已经开始买进,各国央行越来越看好黄金这种储备资产。


Copyright 2014 深圳市龙凤祥饰品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 粤ICP备13074075号
日本黄片